学乡村教师:离去与坚守云南省马关县么龙村小马关县

// 2018-09-20 11:04:37
这一天,6年级的熊春美和姐妹们穿着自己的民族服装上学来了。这是她们的盛装,只有在重大节日里才穿出来。临近毕业,拍完大合影之后,熊春美怯怯地走到工作人员身边,请求摄影师叔叔再为毕业班的同学们跟他们的班主任也是全校唯一一个昆明来的年轻老师拍一张...

  这一天,6年级的熊春美和姐妹们穿着自己的民族服装上学来了。这是她们的盛装,只有在重大节日里才穿出来。临近毕业,拍完大合影之后,熊春美怯怯地走到工作人员身边,请求摄影师叔叔再为毕业班的同学们跟他们的班主任——也是全校唯一一个昆明来的年轻老师拍一张合影。

  云南省马关县夹寒箐镇么龙村小学,坐落在中国西南边陲的深山之中,距离越南直线公里。这是一所村完全小学,马关县算上学前班,全校共280多人,每个年级一个班。学校一共8位老师,云南马关怎么那么穷除了校长熊朝贵以外,每个老师各带一个班级,同时教授语文、数学、科学和品德与生活4门课程,同时也要负责起住校孩子们的生活起居,定期家访了解学生情况。

  由于条件艰苦,这里自建校以来从未有过女老师。目前仅有的8名老师,守云南省马关县么龙村小大部分都来自附近村寨——最远不过相邻的乡镇。他们做了一辈子乡村教师,从代课老师、民办老师逐渐转为正式教师编制。他们在课间闲聊、下棋、抽水烟,极少读书读报或使用手机、电脑,假如不是站在三尺之上,你很难将他们跟校园外梯田里拉着老牛犁地的农民区别开来。

  然而6年级班主任张晓龙老师与他们不一样,是“从昆明来的老师”——他32岁,已经结婚,妻子是昆明一所初中的老师;他穿着干净的格子衬衫,胸前口袋里总挂着一支笔;他用智能手机,经常上微信。眼下5年的定向合同已经过去大半,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返回昆明,就算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正式教师编制也要回去——长期两地分居,已经让他跟妻子的婚姻出现一些裂痕。

  么龙村地处中越边境,山深远,风光虽好,马关县卫星地图但自然资源匮乏,人均耕地不足0.8亩,青壮年几乎都选择外出打工,留守在家的多数是老人和小孩。

  1980年代初期,高中毕业的熊朝贵也希望通过高考或工作走出大山,但1.38米的身材不仅把他拦在了高考的大门外,学乡村教师:离去与坚也让他在社会上备受歧视。万般无奈的他提笔给《中国青年》写了一封信,诉说自己的,没想到竟然收到了编辑的回信,他读大学并不是唯一的出,他还有很多选择。回信中“教小学生”四个字点燃了熊朝贵心中的火焰,从此他回到自己的村子,开始免费教小朋友识字读书。由于办学成绩突出,他逐渐被转为正式教师。

  与那些课间坐在墙根儿聊天、下棋、抽水烟的老师们一样,因为走不出去,熊朝贵选择退守乡村,年复一年,继而成为一种可敬的坚守。更可贵的是,熊校长每天都会上网查看新闻、查阅资料,他用这种方式与保持同步。

  凭着数十年的坚守,因为身高原因被的熊朝贵一点点被社会接纳,进而受到推崇和尊敬。师资力量严重匮乏,熊朝贵认为这是目前最大的困难。那么,靠什么吸引年轻老师来这里任教呢?又靠什么留住这些年轻人呢?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

1